2020年注册咨询工程师考试倒计时结束

360建筑网

360建筑网 360建筑网 建筑资讯 设计话题 查看内容

整合过程中的大学校园可达性设计

2017-8-19 12:37| 发布者: 野蚊王| 查看: 1320| 评论: 0

摘要: 缘起: 变革中的中国高等教育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 大学校园的整合是大势所趋。 校园规划出发点: 1.学生是高等院校的主体,校园规划设计应以学生为本。 2.校园不仅是传授知识的殿堂,更是思想交流的 ...
缘起:
变革中的中国高等教育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 大学校园的整合是大势所趋。

校园规划出发点:
1.学生是高等院校的主体,校园规划设计应以学生为本。
2.校园不仅是传授知识的殿堂,更是思想交流的场所。
3.可达性(accessibility)并非什么新概念, 凯文·林奇的论著中就有具体论述;但西方的设计师并没有将其仅局限在城市认知等理论研究的层面, 而是在规划,建筑景观设计中都把它作为一个重要的出发点。

两个案例: (注1)
设计:文丘里, 思科特·布朗及合伙人事务所
(Venturi, Scott Brown & Associates, Inc.) (注2)
宾夕法尼亚大学(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校园中心整合设计


宾夕法尼亚大学校园全景及中心鸟瞰


1988-1994年校园总图研究局部, 它用来界定校园活动的节点和联系


室外公共空间系统在校园内的布局及与周边联系


      学生早晨上课流线:从学生花名册中随机抽取样本,绘制他们从住处到第一堂课教室的行程路线, 他们的路径接近但没有到达旧的校园中心,而这里从前非常活跃

       在中心广场Houston Plaza不远处存在一些已有的或潜在的入口,且通向四周所有建筑,仅通过对人的流线布局的简单处理便可以将很多人引导进来,这里于是成为新的学生中心

教室分布图:最大的教学楼 Williams Hall恰好在旧的校园中心近傍,但可达性不强


       离 Houston Hall主入口不远处起,遍及整个矩形院落布置了室外读书区域; 在地下层和首层分别布置了大餐厅和几个咖啡厅;并有不同类型的活动区域来满足不同需求;对Irvine礼堂加以保护改造并曾设了小型室外舞台


密执根大学(the University of Michigan)校园发展战略规划研究及建筑设计


校园过去的扩展模式及对将来发展方向的分析


学生从住处到教室的流线经过Palmer Drive site地块附近但无法穿越


       密执根大学发展到3000英亩时的情形: 开始穿越 Ann Arbor市, 主校区与市中心紧靠在一起。为了理解校园和城市共享模式, 将它们当中的活动一起绘制出来; 主校区和CBD看起来象是有丝分裂的两个细胞


       通过图形对数据进行一系列分析研究然后合并一些变量,可以得出启发性的结果医疗中心与主校区应有便捷联系, 但两者之间的一条公路是障碍, 且有(虚线方框内的)Palmer Drive site地块横插在两个校区之间


将土地使用图分解为各种组成部分, 图示为自然学科在校园内的分布


教室, 工作室, 实验室根据大小分级标注, 并与商业空间并置以说明相互关系


校园规划专访:
受访人: 文丘里先生及思科特·布朗女士
时间: 2003年6月12日
地点: 纽约

       秦逊: 在您的设计中, “交流”是一个很重要的理念; 当您规划大学校园时, 这个理念体现在对“可达性”的重视和“交流”的场所塑造上。请就这个问题具体谈一下。

       思科特·布朗: 在一个层面上,我们通过讨论符号来探讨“可达性”,可能大家比较了解我们在这方面的研究:即当人们在街道或校园中行进时,建筑是如何与人进行信息交流的;这种交流是两维的,通过垂直界面的符号标志。但是,分析交流的另一个方面,是要理解人们真正存在的活动模式和到达活动地点的方式,进而引入新的模式;大学校园规划的主要目标是获得思想的交流;这是另一种两维的地面上的交流模式,属于相关的人群,存在的活动;将他们的活动安排在适当的地方,如果流线系统及服务设施规划合理的话,有助于不同学科之间和人员之间的交流。所以说有两种形式的交流:建筑与人之间;人与人之间。

       文丘里:有意思的是传统的现代主义认为无须有信息交流,建筑本质上是抽象的空间和形式,没有符号标志。但是在过去,建筑有很多的交流,通过象征主义和文字;所以理解并借鉴我们的传统,我们使用了新的媒体,电子技术。另一个方面就是街道和广场,人们在这里聚会交流。因此可以说,我们以新的方式回归传统的准则。

       秦逊:我个人觉得您借用的交通规划工程的的概念―“意愿线(desire line)”是对“可达性”的进一步发展,或者说是实现“可达性”的具体方法之一。您认为它很重要吗?

       思科特·布朗:这个概念源于交通,可用于建筑及城市设计,是基于人们的真正的愿望,你可以通过提供人们所希望的通路来满足这种愿望。对于交通工程来说功能上是合理的,而对于建筑来说,也很棒,且功能合理。其它类似例子,如当你看公共汽车时,会觉得它太宽敞,但到了上班高峰时你就不会这么想了。我们用了同样的概念在一些校园工程上,尤其是教学楼中,走廊很宽,超过一天当中某些时段所需的,因为有时可能教室外站满了等候上大课的学生;即使不时这样,走廊也可以作为大楼的“起居室”。这同样源于交通概念……

       秦逊: 正如我曾经看到过的最动人的景观设计之一—— Harvard Yard所展现的:树荫下纵横交错的小路是提供直率的“意愿线”和保护现存古木的两个出发点共同作用的结果。当学生在这个空间穿行时, 他们在小路上邂逅,进行短暂的攀谈,然后又匆匆离去,有一种穿行的快乐。与此相对照的是,麻省理工的校园有一些死角,学生不得不绕行甚至在初次涉足时可能会迷失了方位。在我们上次谈到校园规划时,您也曾提到麻省理工校园内的一些建筑有“无尽的走廊”,请具体谈一下您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思科特·布朗: 麻省理工校园的现代部分考虑运动的流线相对较少,更多是考虑矩形网格布局和模数关系; 一些不易到达的部分应该联系起来; 校园中间有一条很宽的大道,这是个困难所在。我所知道的是,校园古典风格的主楼有很强的性格,很引人;我们的建筑师现在正对大家所称的的“无尽的街道”进行改建,即又大又长的走廊,将它变成有生命的空间,并有逻辑上的联系……

       文丘里: 很显然,在城市街道里能产生美妙的记忆,你可以从一个地方走到另一个地方,沿着街道有餐馆等很多选择的机会;校园就有所不同,因为密度较少;我们现在对主楼内部流线进行改造,那是一座伟大的建筑,室外部分的尺度及流线应通过联系的门延续到室内……

       秦逊: 最近我读完迈克尔·索金 (Michael Sorkin ) (注4)所著的《其它的规划》,是他为芝加哥大学校园规划所做的比较方案。正如您强调“可达性”和“交流”,迈克尔·索金同样关注人的流线。他认为北校区现在的体量巨大的图书馆(Regenstein library)很成问题,是“影响人流的杀手”, 因为它“破坏了延伸校园南北轴线的可能性”,“使得所有的运动必须绕行”。他建议将此建筑进行“切离”并使它“开放”。

       其他的一些著名建筑师在校园设计方面也有类似的努力,如库哈斯为伊利诺斯理工学院(Illinoi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所做的校园改建规划(注5)。那么我是否可以说"可达性"是设计师在进行校园规划时的普遍关注的问题,并且重要的是新设计的建筑要遵循这个前提性的准则?

       思科特·布朗: 我认为有趣的是,一些建筑师设计建筑时,只考虑他那部分建筑;校方提供的费用可能是按建筑周围一码内的范围定的,没有鼓励他们考虑更多的东西,因为合同的范围就是这样。有了新建筑,规划要考虑重新组织所有的交通流线;某些情况下,建筑师可能会考虑将主要流线穿越建筑,这很奇妙,但如果不仔细考虑,费用会很昂贵。所以我认为校园的规划和建筑设计的关系要仔细考虑,不是一方胜过另一方;规划师会说“当然规划重要”,建筑师会说“这很荒谬”,没人有退让一点的概念。我觉得一个聪明的规划师会知道建筑内部的需求是什么,并能预测建筑师可能想要些什么,在没有很多冲突的情况下可以帮助这些事发生……

      秦逊:这就是您(在强调可达性和“交流”时)将密执根大学的新建筑设计成“简单的,普通的”原因吗?

文丘里: 是的……

       秦逊:就此问题再深入一步。如果我们不考虑在哲学层面的“大”的意义,仅从心理认知的的角度处理可达性,您是否认为建筑的尺度诸如长度、厚度、高度以及建筑之间的间距应有一定的限制,以此来满足“可达性”?无论如何,在人定位时,视觉是很重要的,因为人不仅要能“身体穿越”, 而且要能“视线穿越”。您是否认为建筑的尺度对于它自身以及“可达性”很重要?

       文丘里:是的。公共建筑和校园社区建筑尺度自然会比私人住房的大,但是其尺度不能太大,否则可能会显得法西斯式的独断;国王的王宫和过去欧洲的法西斯建筑是那样的;这是对于学术建筑而言的。有时候市民建筑有很好的动人尺度,是不同的尺度。同样类型的建筑会有不同的尺度,有的要适应小的地块,有的要适应大的地块,要很好地结合地块的大小。

       秦逊: 迈克尔·索金 认为“对于校园精神来说,感觉到迷宫般的复杂性;对如何进入、穿越、离开,环绕一个空间能够进行选择是至关重要的”。我觉得“可达性”与“感觉到迷宫般的复杂性”并不矛盾,它是“对如何进入、穿越、离开,环绕一个空间能够进行选择”的前提。您认为是这样吗?

       文丘里: 我认为不同的校园建筑处理是不同的,我们做了很多这方面的设计如校园中心、学生中心等,它们很明确是为整个校园社区聚会交流考虑的,不论在白天或黑夜的不同时间,因此有一种开放性,有一种很明确的进入。但如果是物理系的大楼就会很不同,可能一天仅有教职员工和学生三百人去那里,因此会有某种控制的需要,相对来说它更象是私人建筑而非公共建筑,所以它的入口就会小且少,没有那种开放的感觉,因为那没有意义,就象是私人建筑专为特别的人的特别活动服务,它不是社区建筑。不同的建筑有不同的要求,社区建筑就会有更多“进入”和“离开”的选择。

       秦逊:正如在你们的讲座 in you face 中所提到的那样“公共部分的步行路和广场是复杂的,有意设计成类似中世纪城镇,不正式也不太宽”。是否可以认为那是你们的方式去营建一种迷宫般的复杂性?

       思科特·布朗: 我要说这是针对那个项目而言的(密执根大学),我们在设计新的公共系统,我们很清楚地认识到这个部分既不是校园的主要的人群汇聚地,也不是皇宫,它只是校园一个部分;它的联系很重要,要很强,很直接;当谈到从工作处到所去地点的直接性时,它不是直角正交的,而是对角斜线方向的。我们若是将这个联系通路做的过一些,对于一个道路来讲可能太宽,人很少,不会达到交往的感觉,所以我们建议借鉴中世纪的城镇做法。这个项目是一组自然科学学院,需要在医学院和生命科学院等之间有密切的步行联系……人们通常认为中世纪的城镇是古旧的,高密度的;我认为它的道路联系是直接的,宽度合适,很经济,与环境和功能紧密结合,这是我所谈论的中世纪的城镇街道的价值,是需要很好研究和利用的。

       秦逊:如果谈到校园规划的原则,迈克尔·索金非常重视诸如“步行体系、景观整合、混合使用、可驾驭尺度、建筑质量以及社区可达性等价值”。我认为他的一些概念如“可驾驭尺度”,“社区可达性”就是我们上述所讨论的问题。 那么请问您的关于校园规划的最重要原则是什么?

       思科特·布朗: 我不能说哪一项是最重要的原则,但有一些迈克尔没有提到的原则变得越来越重要,在我们的设计实践中使用,我在文章中探讨过,那就是还要从水的管理的角度看待景观。在校园中有绿化系统,但不能简单地看待它。譬如每幢建筑要对它自己的废水进行处理,并且你还要在整个校园的尺度上对待水的问题:怎样将水排到河里或是城市的街道(管线)中去。这个水的管理模式象其它模式一样重要,如街道的交通模式、学术模式、居住生活模式。将所有这些模式放在一起,统一考虑,看它们是如何影响校园建筑及人的活动……

       秦逊:去年秋天您曾经到北京担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新校区规划国际投标的评委,您认为现在中国大学校园规划设计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文丘里: 我对此了解不多……大学主要有两种传统:一是欧洲大陆传统,譬如巴黎的学校和这里的纽约大学,没有独立的校园,学校与城市系统融合在一起;另一种是源于英国的美国传统,有校园、围墙,不论是在市内或市外,如普林斯顿大学,哥伦比亚大学。任何一种传统都是好的,都有其自身的特性和价值……


       借用交通规划的概念?"意愿线(desire line)"(注3), 在医学院与主校区以及人文学院与理学院间设计穿越此区的“意愿线”(一条步行路以对角线方向通过 Palmer Drive site 场地和公路, 联系两个校区), 然后在它们两旁排布新建筑……桥, 各种室外公共空间和几条步行道; 步行路标高以下是能容纳960辆车的车库


        新建筑是简单的普通的; 而构成公共部分的步行路和广场是复杂的,有意设计成类似中世纪城镇的街道和场所……建筑内部也有“街道”穿越, 并通向几个当地的社区





校园规划相关问题反思:
1、对于“可达性”的控制问题
2、校园远期规划/建筑分期建设的必要性, 以弹性适应变化
3、如何满足学生年龄组成的变化( 高龄成年入学/硕士博士扩招)带来的不同需求
4、校园建筑设计是否倾向于“ 时装展示”/建筑师个人意志的体现/忽视校园“开放空间”的塑造?
5、如何从校园文化和设计的角度保存历史记忆/界定校园内历史性建筑? 如何对待校 园内建国以后的“老房子”?
6、学校与所在社区的关系如何处理? 开放校园的理念是否适合中国人口基数和整体国民素质的特殊国情?
7、住宿模式的改变( 由单一宿舍住宿形式到部分学生就近租房)导致的校园宿舍要求和人流模式的改变 ,校园交通结构如何应变?
8、大学城的设计是否有一定的模式?

注:
1.内容节选自2001年9月29日《大都会》杂志主办的名为In Your Face的研讨会主题讲座,详细内容见http://metropolismag.com/html/vsba/index.html
2.文丘里, 思科特·布朗及合伙人事务所 (Venturi, Scott Brown & Associates, Inc.)设在美国费城, 负责人文丘里, 曾先后执教于宾夕法尼亚大学,普林斯顿大学,耶鲁大学等,曾是以路易斯·康为首的费城学派主要成员, 主要论著有《建筑的复杂性与矛盾性》, 《向拉斯维加斯学习》等, 获1991年普利茨特奖(The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文丘里夫人思科特·布朗是事务所另一位主要负责人, 在英国AA和宾夕法尼亚大学获得职业学位, 社会活动家, 曾执教于宾夕法尼亚大学,UC伯克利,耶鲁大学等,是文丘里多部论著的合作者;她在规划设计中融入了社会学理论,是事务所的众多作品中所具有的广度和深度的主要源泉之一。相关链接:http://www.vsba.com。
3.最早出现于1987年Thomas Frick的文章《中央公园重建》,指非经正式设计的由行人自主创造的步行道路。
4.迈克尔·索金 (Michael Sorkin):著名美国建筑师, 规划师, 建筑评论家, 位于纽约苏荷区的迈克尔·索金工作室负责人, 曾执教于哥伦比亚大学, 耶鲁大学, 库柏联盟, 奥地利维也那美术学院, 现为纽约城市大学城市设计系主任,主要论著有《主题公园的变化》, 《下一个耶路萨冷》等。
5.库哈斯为伊利诺斯理工学院所做的校园改建规划相关链接:
http://masterplan.iit.edu/mccormick_gallery/gallery_052003.html
http://www.iit.edu/~arch/symposium/void.html
http://www.iit.edu/photo_gallery/tribune.html
http://www.iit.edu/~arch/symposium/remintro.html
6.其它图片来源及参考文献: www.plantext.bf.umich.edu/plantext/campus.maps/campus.mapsCentral.html
“Other Plans: University of Chicago Studies”, by Michael Sorkin Studio, Princeton Architectural Press, New York, 2001

致谢:对文丘里先生及思科特布朗女士接受采访并提供相关资料表示由衷感谢!

作者简历:
秦逊, 生于1970年
1987-1992, 同济大学建筑系, 获建筑学学士学位
1992-1997, 西安市建筑设计研究院工作
1997-2000, 同济大学建筑系, 获建筑设计及其理论硕士学位
2002-今, 同济大学建筑系, 建筑历史与理论专业博士研究生

奖项及发表文章:
陕西省进出口商品检验局办公楼——陕西省优秀建筑设计奖 (合作者:赵慧忠, 翟剑刚)
老年居住设施中的家居氛围——《 同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8年第3期, 合作者: 刘雅群
意义的探究——《西北建筑工程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 2000年第2期
主客体的错位与交融·走近松江方塔园——《 建筑师》, 102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viewthread_share_to!: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停留30秒以上,你将获得[1共享币]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联系站长
超级版主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360建筑论坛网:
360建筑论坛网
工作时间
9:00-18:00
 
QQ关于360建筑网|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360建筑网 |粤ICP备10099428号-11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12-2014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999test.cn

GMT+8, 2020-6-3 20:04 , Processed in 0.100054 second(s), 43 queries .

返回顶部